风雨车

已死。

孙策

老物,孙策自戏。审核产物

还退牛渚,箭创未愈。束发披衣眺远山苍翠,似望穿群岭注视秣陵一城。不禁烦倦难当。此值曹袁剑弩拔张之际,中原以南将少众微无力回防。既承先祖孙子,父破虏天佑,又举江东之众攻无不克踏破半边江南,独秣陵笮融坚守不出,潜身缩首苟图衣食久攻不下。强攻未果右股负箭得不偿失,呲牙拧眉吁叹连连,踱步帐中寻思,唯奇兵可破之。
小吏忽报有卒闻孙郎负箭难愈,夜间已投笮融。怒,拔剑起正欲整顿士气,掷剑于地抚掌称快喜笑颜开,浓眉一展间令数卒再投笮融,说以孙郎已死,事成,大悦。密谴轻骑疑做先锋,待命,午时发。须臾领大军侧其锋而行,伏于道旁成夹击之势,计定矣。
命仆备红袍二,新戟雕弓数把。华美无双刃光冷艳。戴彩盔更新甲熠熠生辉,得意之至,脑内竟是驱马扬鞭,纵横沙场,飙尘四起,秣陵易主!握戟愤然,难抒一腔热枕,心血沸腾壮志凌云。
翻身跃马袍红如血,烈风卷袍更似满腔雄焰。阅江东儿郎意气风发谁人争锋?军旗翻跃烈马嘶鸣,得轻骑已诱敌深入,只一声怒喝。
射!
战鼓声声雄厚激昂,箭矢如雨四面呐喊阵阵,大军出地裂山崩林鸟惊飞。斜阳光影交错,敌心大乱趁势而入。冲阵浴血,不负霸王之名。兵戈相交,号令震耳,旋戟挥刺,只身一人入万军从中。方是时敌阵崩溃撤军不及,承胜势又追百里。天色将暗夕日欲颓,军至秣陵,更袍换戟一身光鲜亮丽。睥睨残兵勾唇猖狂仰天大笑。
孙郎竟云何?
怀大志驰千里,据江南望中原,破秣陵,雄心霸业可图,少年得意应如此!持戟北指,极目远眺,怒目厉喝。
孙郎竟云何!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