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车

已死。

槽一槽劫和影流。有意见欢迎私信探讨

我混语c很久,混lol的也就一年。平时没事就在名朋上看看别的劫的戏,文笔有好有坏不用说。
我还是要讲观念问题。

劫的戏有一种就有很多人写,中心思想在于。直面欲望,渴求力量,怯懦的人都是臭傻逼。嗯毕竟语c,气正就ok。
还有一些是说均衡有balabala各种问题,但是其实很少看见有劫真正讨论均衡的问题。嗯大抵是上皮的原因,可能有些人本体还是思考过的吧。
确实,劫的职业是忍者不是哲学家hhh。
不过如果劫只是靠自己行动来宣扬观点,在那种仿佛江湖一样的艾欧尼亚里的确能广收教众。

我也不太明白,影流教派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在我分析里有以下这几个。
1。打倒均衡,2。证明均衡是错的,3。改变艾欧尼亚对于均衡的想法,4。接纳渴望力量的人,5。忍术研究,6。搞艾欧尼亚。
看官方动向了吧,最近出的凯隐小徒弟的背景我就很懵。率领影流搞艾欧尼亚?是他一个人太有野心还是劫就是这么教的吗

搞艾欧尼亚的确很重要,毕竟这种迷之体制,我不知道对当地人是不是很有统治作用。放到现代社会来看就觉得这种体制……半封建半不封建,有有一种议会的迷之感觉。一会儿各种教派,一会派个烬搞教派的事,一会儿又有中央集权。勉勉强强打过诺克萨斯,论军事实力问题很大。这种军事体制下只有防守战能打,也是弊端了。
这么一说影流的确正派了起来,比传统的均衡教派吃香很多,也很吸粉。

很想打个tag。先致歉。
近来这段时间都无法写出正剧的劫慎。深入的想理解人物,从最初只是那个冷淡清明的师兄的形象,走到了对于慎人生的思考,即便他或许不能被简单的形容为人类。
其实自己研究的也不够深吧……。很苦恼了。就把想到的东西写在这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信沟通指点我一二。

先讲慎。
的确要分少年慎和成年慎。在我看来少年慎是一个叫慎的人,活在世界上有自己的目标,例如成为暮光之眼继承父亲或者带好师弟照顾他这种各种各样的目标吧。成年的慎,我更想说他就是均衡。他生命的意义只有均衡,所作所为都是协调均衡,甚至于融为一体。
有点像一台充满道家思维的执行机器,但是这种机器也是一种思维产物。
作为人,慎背负的东西是超出想象的痛苦,但是作为均衡的一颗齿轮,他也是理所应当合情合理的。

其实我是有点想说,不太喜欢正剧向的慎做出任何人类做出的举动。比如之前我写的那个接吻,是群里点的,我自己写的时候就很痛苦,幸好是abo

再来讲劫慎
慎比劫痛苦。可以这么说吗。
在我的想法里,劫更自私。他和慎一样,从一开始都有自己的想法,慎选择听从安排,为了暮光之眼可以放弃过去的自己,劫因为信仰的纠结连训练都开始怠惰,这也是他无法用均衡版的三观来理解世界,认为均衡有错的原因。劫放弃了,找到一个新的理解,慎坚持了下去,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慎。
我其实经常听到有很多人讲,均衡有对有错。那只是用自己三观来理解均衡,这样真的很狭隘。就像劫,他不会懂均衡,所以他认为均衡全是臭傻逼,而慎相反,他才会觉得均衡存于万物之间。而我们,只是正好在他们两种思维之间,才会产生有对有错这种判断。

吐槽一下塔卡奴仪式。
如果你能耐心的看完以上并且能够理解我的意思……。那你有没有觉得塔卡奴仪式很弱智而且无聊。
慎已经是小仙女一样的三观了,世间喜怒哀乐在他心里都是不存在的空白。无论是谁,包括父亲,生死病老,他都无法用这四个字形容,或者说他脑内根本没有这四个字。所以苦说死了什么也不算,所以塔卡奴仪式也形同虚设。

想到哪写到哪,最后是苦说和慎。
很多人看来的顺序都是:摒弃情感→成为暮光之眼。实际上,慎在成为暮光之眼的时候一直在慢慢淡化情感,最后量变到质变。
……差不多我想写的黑天鹅劫慎也是这个想法。

以上。
最后我一定要说的。虽然我猜没有这么多人看到最后。
慎,他不是人。

麻叶将燃尽孤独事缭乱鼻尖烟圈
在优雅的周旋

他注视着劫。
他偏爱那对红眸,他记录从那猩红瞳孔中投射出的每寸感情,欲望,或是愤怒。所有热烈的情感融化在眼底,透彻而禁忌的漂亮。
他无法言喻,夜也不会说。
他被困在不存在情感的囹圄中,无法定义他是沾染还是寻回人类的陋习。此刻,他只需要被那双手臂相拥,任由着理性尽数蒸发。
想要留下这一刻。
劫的颜色融入他的眼里,唇齿交融时气息错乱欲盖弥彰。劫不会收敛贪婪,也从来懒得掩饰侵占的欲望。柔软狡黠的舌探入他的口中搅动,掠夺走唇齿间的空虚空隙。他能够感到胸腔涌上的温度,撩人心神的情欲把大脑搅的一片糜乱,一如深吻停止时舌尖相钩的那条细亮银丝。
今晚,月色很美。
他是个人,仅在此刻。

sm注意,身体伤害注意,脸丑打码,人体练习。
请小可爱们喜欢的话找这个孤寡老人唠唠嗑?()

桌宠麦克雷(´•ω•`๑)
卖艺求勾搭(´•ω•`๑)
辣眼睛的桌宠。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