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车

已死。

关于师兄的却邪

他回来时刃甲在原基础上更加坚实平滑,款式结构没有什么变化。令人瞩目的树身侧把柄巨大通透萦着霞光的灵刃。峡谷中交手数次却尚未摸清这新颖忍术,赛余孤身遛入均衡教派,那人居所向来追求极简,不一会便翻墙入屋抬头便是安安静静卧在刀架上的旧却邪。
金属刀鞘上细碎密布着旧痕,刀身光洁无缺应是保养极其细致谨慎。已然忘却此行目的,取下却邪抱入怀中,刃刀的重量带来的竟是沉稳的安心。颔首挑眉一手摘下面具双手脱起刀身,唇瓣轻贴刀鞘由上至下滑至刀柄,唇角热度使鞘上凝起薄薄的水汽。明明久经岁月磨砺的双刀出鞘时寒光四溢,食指拇指并拢顺着刃上滑就如爱抚,定身目光扫过刃面,却邪既为暮光之眼定制可想而知选材不凡,执刀几个架势一气呵成。环起双臂抱却邪在怀,不同于之前交手时得观察,这对刃刀在进攻方面丝毫不逊色,也难怪他主人的格挡反击招招致命。仍是嗤之以鼻可怜了这对好刀,扬起嘴角在刀柄吻下半秒,抬头环顾端正放回架上扬长而去。

抱刀play。开心就好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