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车

已死。

他注视着劫。
他偏爱那对红眸,他记录从那猩红瞳孔中投射出的每寸感情,欲望,或是愤怒。所有热烈的情感融化在眼底,透彻而禁忌的漂亮。
他无法言喻,夜也不会说。
他被困在不存在情感的囹圄中,无法定义他是沾染还是寻回人类的陋习。此刻,他只需要被那双手臂相拥,任由着理性尽数蒸发。
想要留下这一刻。
劫的颜色融入他的眼里,唇齿交融时气息错乱欲盖弥彰。劫不会收敛贪婪,也从来懒得掩饰侵占的欲望。柔软狡黠的舌探入他的口中搅动,掠夺走唇齿间的空虚空隙。他能够感到胸腔涌上的温度,撩人心神的情欲把大脑搅的一片糜乱,一如深吻停止时舌尖相钩的那条细亮银丝。
今晚,月色很美。
他是个人,仅在此刻。

评论(5)

热度(15)